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重回七七种田养娃

第七百八十四章 李逵和李鬼

重回七七种田养娃 参娃 9878 2023-01-24 22:06

  许世彦陪着儿子出来比赛,为了让孩子好好休息,特地要了个二人间。

  当然,一起的两位老师也安排的是二人间。

  许世彦又不差这点儿钱,不管到哪儿,都得安排明白儿的。

  爷俩刚进房间休息了一会儿,许世彦躺在床上正迷瞪着呢,忽然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  起身开门一看,好家伙,给许世彦吓一跳。

  “管书记?陈局、林局?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许世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便问了句,其实话刚出口,他就回过味了,那肯定是接待人员向上汇报了呗。

  “管书记,快进屋。

  我这就是陪着孩子去省城比赛,路过市里,寻思着就几个小时,不好过去打扰您。”

  许世彦忙闪身让开,请管恩学等人进屋。

  管恩学他们接到消息就立刻过来了,此刻见到许世彦,管恩学故意虎着脸,白了许世彦一眼。

  “我看你就是跟我们见外呢。

  别管你在这儿几个小时,哪怕你就是在车站里倒个车呢,提前跟我们说一声儿,也能帮你安排一下啊。”

  “是,是,是我想多了,总觉得这么点儿小事,不好打扰管书记。

  毕竟快年底了嘛,你这工作忙。”

  许世彦能说啥?管恩学念叨,那他就听着呗。

  “快进屋,进屋坐。”

  “别,我们还是别进去耽误孩子休息了。走,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唠会儿。

  我让人安排饭店了,等会儿咱们接了源源,一起去吃饭。”

  管恩学一到这边,就跟招待所的人说,给他们单独安排个房间,方便坐下唠会儿咳儿。

  主要是这招待所条件一般,楼下就是简单一个吧台,一个餐厅,不适合聊天。

  许世彦回头看了眼大儿子,这一路火车咣当咣当的,其实挺折腾人,还是让大儿好好休息会儿吧。

  “好,听管书记安排。

  源源,我先跟你管爷爷还有陈大爷他们唠会儿,你在这屋休息。”

  许世彦还不到四十,管恩学比他大二十岁,这个年龄差那必须是长辈,所以许世彦才这么说的。

  至于陈建章和林启越俩人,都五十刚出头,跟郭守业差不了多少。

  平常他们跟许世彦也是称兄道弟的,许海源可不就得叫大爷怎么?

  许海源站在许世彦身后,乖乖叫人,“管爷爷好,陈大爷好,林大爷好。”

  “哎,好,好,这孩子一看就是个聪明的,真稀罕人。”

  管恩学满面笑容的看着许海源,一脸慈爱。

  “那啥,你先休息,养足了精神好去比赛。我们找你爸聊天儿,等下爷爷带你去吃饭。”

  就这样,许世彦跟着管恩学几个,到对门儿的房间去坐下来。

  招待所的负责人得知管书记过来,赶紧送上茶水啥的。

  许世彦跟管恩学他们就在这屋里唠了起来,主要是说这个保健品厂的事情。

  “小许啊,我听说你媳妇那个吉盛源保健品现在老火了,一年销售额几个亿?

  那啥,你看看能不能在咱市里啥的,再弄个厂子啊?

  如今咱这边儿经济不景气,效益都不太好,挺多厂子都停工停产,工人闲着在家没事儿干。

  别的不说,你们县那个药厂半死不活的。

  老常跟我说好几回了,让我帮忙想办法,正好今天遇见你,就寻思让你给出出主意。”

  管恩学跟许世彦认识这些年了,关系很好,所以也没拐弯抹角,直接开门见山说道。

  吉盛源保健品厂今年确实火,那天苏安瑛打电话回来说,到十二月初,销售额已经有六七个亿。

  如今各地区都有代理商、经销商,可以说是全面开花,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  预计今年春节,还有一波销售高峰。

  目前厂子那边加班加点的在抢订单,工人三班倒,人歇机器不歇。

  得亏夏天的时候许世彦就给那边提过醒儿,入秋的时候各类原材料都准备很充分,不会出现原材料短缺的现象。

  不过,红火的背后,也有一些隐患。

  纪同忠这阵子在市场上走访调查发现,有一些地方开始出现了类似的保健品。

  什么古盛源、吉盈源等等,利用形近字打擦边球,彷制包装。

  一般人要是不仔细分辨,很容易就会上当。

  不光是这些彷制的产品,还有一些虽然是独立品牌和商标,但是配方组成跟吉盛源的产品类似。

  主打功效也是那些,别管是不是真的一样,反正外包装上就那么写。

  目前这些情形倒是不多,但这个苗头不好,如果不采取措施应对,恐怕会影响到吉盛源的声誉。

  但是具体怎么处理,许世彦目前也拿不出太好的方案。

  主要是目前国内对商标专利之类并不重视,即便是想要走正规渠道,相关部门也未必肯管。

  再者,彷冒的那些,不少是小作坊、黑工厂之类,没有个正规手续,很可能连厂房都没有。

  听见风声就跑,风声过去继续,即便是抓到了,他们也没多少钱赔,顶多是进去蹲几天,没啥用。

  “管书记,目前保健品厂确实挺红火,但是困难也不少。

  我还正想跟领导汇报一下,请领导给出出主意。”

  这次许世彦陪着儿子去省城,也有这方面的考量。

  虽说找了领导也未必能解决什么问题,但是作为企业的主要负责人,必须要学会跟领导诉委屈。

  得让上级领导明白,企业不容易。

  管恩学几个一听许世彦说的情况,也都傻眼了,他们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?

  “这,怎么还能有这样的事儿?这些人也太不要脸了,这不是摆明了吸咱的血么?”

  管恩学听完,火气一下子就蹿起来了。

  虽说吉盛源保健品厂在南方,这用工、利税、带动经济啥的都跟这边没关系。

  可是别忘了,原材料里有不少药材,尤其是人参,那都是从抚松采购的。

  这也等于是间接带动了本地经济,给参农寻找一条出路。

  吉盛源保健品厂一年几个亿的销售额,所需要的原材料也是笔不小的数字。

  】

  今年人参市场有所稳定,这其中就有保健品厂收购原材料,销路比以前畅通的原因。

  要是吉盛源保健品厂因为那些彷制假冒产品而受到影响,销售额下滑,所影响的可不仅仅是厂子利润,还有原材料供应商这边啊。

  “小许啊,这事儿你说怎么办?

  你拿出个章程来,我去跟省里提,省里也绝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  管恩学急眼了,这还了得?无法无天了都。

  “管书记,说实话我也没太好的主意。”

  这是实话,别说现在了,就是二十年后,这种彷冒的事情也层出不穷啊。

  六个核弹、雷碧、康帅傅、脉劫、营养直线、旺子、周住牌、日猫、汰洁等等。

  这些都是借助形近字和相似包装来博人眼球,消费者不仔细分辨,认不出李逵、李鬼,就很容易上当。

  等出了事,又全都往正品身上泼脏水,这种事简直不要太多。

  “我们公司出口的产品,不光是申请了配方专利,连商标、外包装专利,都一起申请下来了。

  国外很重视这些,所以这方面受影响较小,可管书记您也知道,咱国内现在不重视这些。

  我们这些企业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耗费很多成本搞研发,结果却轻轻松松就被人给剽窃走。

  说实话,这对于企业来说,真的是很大的损失,甚至可以说是灾难。”

  这些事情,不是许世彦能解决的。

  必须找上级领导,想办法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使工商部门尽量规范对市场的管理,推进落实立法和相关的惩处章程。

  别管这些有没有用,总归能震慑一部分人。

  其余的,可能还需要多方面的宣传,才能让企业保住千辛万苦创立的品牌。

  管恩学三人听了,都沉默很久。

  “行,小许啊,这件事儿我记下了。

  回头我就给省里打电话,你到了省里呢,也去找找相关领导,把情况反映上去。”

  管恩学最终叹了口气,说道。

  “原本还想跟你商议着,能不能盘活你们县制药厂的事呢,没想到,你们遇到的困难也不少。”

  许世彦也没指望这些事情能很快解决。

  他提起这些,一方面是希望领导能够出力,另一方面也是故意诉苦,让上头知道他们的难处。

  别以为建个厂子、创个品牌多么容易,那是需要无数人努力,投入大量金钱和精力才能做到的。

  也别什么事情都往他头上推,他又不是收破烂儿的。

  县制药厂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,一口气吊着而已。

  许世彦可没那个兴趣投入大量金钱和精力,去接管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。

  管恩学几个又跟许世彦聊了会儿,这时候工作人员过来说,饭店已经安排好了。

  “那就这样,带着源源,咱们一起去饭店,边吃边聊吧。”

  许世彦看了下,现在是四点来钟不到五点,火车是晚间将近九点的,时间倒是还充裕。

  既然管恩学发话了,拒绝也不好,那就一起去吃饭呗。

  “行,那我去叫源源。对了,源源的两个老师也在招待所呢,能一起么?”

  四个人一起出门,总不好撇下俩,许世彦父子去吃饭。

  “可以啊,那还有什么?”管恩学很爽快的人,自然不在意多俩老师一起。

  就这样,许世彦回去叫许海源,又去请隔壁的两位老师。

  那俩老师一听说,管书记安排吃饭,赶忙摆手,他们是啥身份啊,可不敢去。

  两位老师坚持不去,许世彦也没辙,只能带着许海源一起去吃饭。

  临出门前,许世彦跟招待所的人说了声儿,让这边做几个好菜给楼上那两位老师,账算在许世彦这儿。

  管恩学请客,那肯定是最好的饭店。

  如今条件好了,饭店装修的金碧辉煌,看起来特别高档。

  一般人来到这样的地方,难免要东瞅西看,对啥都好奇。

  可许海源这娃,却是眼观鼻鼻观心,丝毫不为所动,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位置上,不言不语,乖巧又大方。

  “哎幼,小许啊,我这大孙儿不得了,小小年纪镇定自若,颇有些大将之风啊。”

  管恩学看着许海源,喜欢的不得了,连连夸赞。

  “好孩子,难怪人家都说,名师出高徒,楚老亲自培养出来的孩子,果然是与众不同。

  能选上去省里比赛,那都是了不得啊,这孩子,学习得老好了。”

  人家夸奖自家孩子,许世彦总得谦虚一下。

  “管书记过奖了,主要还是楚老和学校老师教的好。”

  “别人教的再好,也得孩子自己争气。

  那东岗中学一个年级二三百人,为啥就选了源源一个人来参加比赛?不还是孩子优秀么?

  你啊,也不用在我们跟前儿谦虚。

  好好培养孩子,将来这小家伙保不齐还能去参加世界比赛呢。

  真要是有那一天,别说是你家、你们县的荣耀,那也是咱市里、省里的荣耀。”

  管恩学反正就是越看许海源越喜欢,怎么瞅这孩子就是顺眼。

  “多谢管爷爷夸奖,我一定好好努力,不辜负管爷爷的期望。”

  许海源适时扬起乖巧的微笑,回应管恩学的夸赞。

  “这才对嘛,少年人就得有少年的意气。

  好好去比赛,管爷爷等着你的好消息啊。”管恩学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饭店提前定下的,所以众人坐下来聊了没多会儿,酒菜就送上来了。

  许世彦跟管恩学等人边喝酒边聊天,许海源则是安静的吃饭,静心聆听父亲跟几位领导的谈话。

  管恩学岁数大了,不好喝太多酒,再者许世彦晚间还得坐火车去省城。

  所以他们都没多喝,主要还是说话聊天。

  谈话内容,大多还是怎么发展本地经济,如何振兴人参产业,以及刚才谈过的这个彷冒产品层出不穷的现象。

  众人吃吃喝喝,一直聊到了七点半多,管恩学一看时间不早,这才宣布今天到此为止。

  “那个,小许一会儿还得坐车去省城,咱今天就到这儿吧,改天有机会了,再好好聚。

  你们几个去省城的车票,我让人安排了,都是软卧,晚上也能好好休息。

  路上照顾好我大孙儿啊,我还等着好消息呢。”

  本来,许世彦他们去省城的车票是各个学校上报人数,出费用,这边统一给订票。

  可管恩学已经让人安排了软卧,许世彦也不好拒绝。

  “那就谢谢管书记了,时候不早,我们先回招待所收拾东西。

  等源源比赛回来,有时间再来看望管书记。”

  于是,管恩学安排了车,送许世彦父子回招待所。

  时间还早,父子俩回楼上收拾行李。一边收拾呢,许海源就跟老爸聊天儿。

  “爸,你和我妈考没考虑过分家的事儿?

  我不是说你俩啊,是那个保健品厂。

  本来这国企私企合营,就隐患很大,我觉得,你们还不如趁机会分家算了。”

  许世彦一听儿子这话,就愣住了,“啊?分家?这怎么还能分家呢?

  当初就是觉得你妈和你那些叔叔,他们没经验实力也不太够,所以才想着带他们一下。

  现如今厂子发展起来了,今年的营收也很可观,这时候闹分家?那厂子不就毁了么?”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