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猎妖高校

第五百零五章 寒假计划

猎妖高校 郑重骑士 4040 2023-01-25 02:41

  郑清很想吐槽一下女巫的‘谦虚’。

  只不过还没等他想好怎样说话才能显得委婉而机灵,蒋玉便跳开了有关考试的话题,提及上周五收到的那个礼盒,半开玩笑道:“对了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谢谢你……圣诞礼物李萌很喜欢。”

  年轻公费生脸蛋囧成一团。

  因为李萌搞鬼,他为蒋玉准备的月光宝盒里的女巫形象变成了那个小丫头,虽然他在礼物里夹带了解释的信笺,但这件事办的终归有些瑕疵。一个多星期来女巫一直没有提及这件事,郑清原以为麻烦已经悄悄过去了。

  咳咳。

  年轻公费生干咳两声,试着找补一二:“那件礼物确实不太妥当,但我想着,咱们也不是多生疏的关系,用不着像外人那样斤斤计较……嗯,下个月十三号除夕,新年礼物指定不会出岔子!”

  “咱俩很熟么?”女巫眼神幽深,语气莫测。

  说话间,两人已经前后脚来到走廊拐角处,眼见四周无人,郑清脑子一抽,强自辩道:“我的意思是,咱俩好歹在先生面前立过契、宣过誓的,不算外人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男巫便感觉脖子后面一阵冷风吹了过来。

  这种感觉如此真实,以至于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恰好看到一头珍珠色的女幽灵正缓缓从身后经过,向墙上飘去。

  似乎察觉到男巫震惊的眼神,女幽灵歪着头,呵了一声:“放心,我什么也没听见……毕竟我只是个幽灵……你就当我是个死人吧。”

  郑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
  正要收回视线,那只女幽灵蓦然停下飘移的身影,半个身子嵌在墙外,看向年轻公费生的眼神里满是好奇:“我刚刚就感觉你有点眼熟……你是苏议员找的那个小白脸吧?!”

  小白脸?

  郑清抬手摸了摸脸蛋,一时没能把这个词儿跟自己联系在一起。

  还没等他缓过劲儿,那女幽灵又叭叭着聒噪起来:“刚刚那个女巫是谁?你跟她签了什么契约?宣誓是类似结婚的那种吗?你这是噼腿了吗?渣男!”

  “胡言乱语!……这不是一个死人应该关心的话题!”男巫略显暴躁的回答着,伸手把那头幽灵硬生生塞回墙里。

  唔,手感有点像冰冷的果冻。

  他打了个寒颤,回过头,才发现原本与他并排走的蒋玉已经下到楼底,只能看到一抹红色的裙摆,眼瞅着看不见人影了。

  噔噔蹬蹬。

  男生一熘小跑,缀上了蒋玉的脚步。

  还没等他站稳身子,耳边就传来女巫轻飘飘的问话:“跑这么快,是要去青丘公馆解释一下签了什么契约吗?”

  这都哪儿跟哪儿!

  解释的话还没出口,郑清便怔在了原地。

  他突然意识到这里有女巫不动声色的提醒——幽灵一族与狐族同属月下议会,作为月下议会上议员,苏施君几乎可以算得上整座学校所有月下生物的主心骨,保不齐那只女幽灵就会去青丘公馆找相熟的仆役嚼耳朵。

  他顿时感觉自己一脑门官司。

  “不是……没有!”

  他很没底气的否认后,终于含湖着表明了自己的立场:“我跟青丘那边关系比较特殊……波塞冬只是个意外……真的!我还是那个……”

  他吭哧吭哧半晌说不出那个词。

  因为涉及苏施君进阶大巫师阶位的隐秘,他又不能把这件事仔细解释一遍,因而有些笨嘴拙舌,涨红了脸也说不出一句流畅的话。

  蒋玉停了脚步,转头看向男巫,脸色微红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我只是说…我刚刚想起一件事,这次寒假,你有什么计划吗?”

  “计划?”

  这个问题终于落在了男巫的理解范围之内,他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斟酌着回答道:“没什么特别的计划……回家算吗?”

  “你觉得你还能安安稳稳回家吗?”女巫一句反问,立刻让男生陷入沉思。

  】

  确实。

  如果在黑狱战争之前,比如去年,他在寒假时选择回家过年并无不妥。但黑狱之战后,战场上太多人与势力见过他后,回家已经变成了一件风险度很高的事情。

  月下议会、黑暗议会、妖魔、甚至不排除巫师联盟内部的某些势力,郑清只是粗粗一算,就感觉头皮发麻。

  再加上他与苏施君之间的关系曝光,联盟内外无数苍蝇都会嗅着味儿找上门去。

  想到自己枕头下那些一排排掉脑袋的噩梦娃娃,郑清意识到,如果为了家人安全,那么不回家是最好的选择——就像去年黑狱之战后,随之而来的暑假他就没有离开学校,而是由学校派遣炼金人偶代替他回家度过假期。

  女巫打量着男生的神色,看他皱了眉,心底有了把握,于是用不经意的语气提点道:“如果寒假没什么计划……我是说,如果没地方过年,你可以向学校提出申请,去相熟的同学家过年……学校一般会有相对安全可靠的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学校会选择足够安全的巫师家族安排这类学生。”

  一大段话里,郑清只听到了‘相熟’两个字。

  他顿时一个激灵,看向身侧的女巫。

  蒋玉已经撇开视线,正镇定的看向不远处一株光秃秃的枫树,只不过她脸颊的微红与白皙的脖颈对比太过鲜明,让人很难忽略这点细节。

  “我去……要买什么礼物吗?”某些人的思维唯有在这个层次才会如此跳跃,语气带了几分患得患失:“需要给几个人准备礼物?压岁钱给金豆子还是玉币?”

  “礼…礼物?”

  女巫脸上的红意陡然浓郁了几分,声音也立刻结结巴巴起来:“什…什么金,金豆子!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总之,你的计划你自己安排。”

  说罢,她提了裙子,匆匆向楼下跑去。

  没跑几步,她又回过头,提醒男生:“对了,留校申请截止日期在一月五号,小寒节气那天!”

  话音未落,她已经一熘烟不见了人影。

  只留下年轻公费生在原地默默思量起来——小时候去朋友家,不仅不用带礼物,走的时候还能揣一兜礼物。长大后再去朋友家,不仅不能空着手,还要仔细礼物的轻重区别。

  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?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